每日电讯报 廉价劳力意味着不用补袜子

 作者:邬院     |      日期:2018-03-02 15:07:19
    哦,等一下,我不需要告诉你这点你们已经知道了,因为如今从北京到贝德福德的商店里,服装都同样廉价,而且你们早就知道了,以致于不再思考这件事了或者你们中多数人不会;但有一个人会,他的名字就是戈登·布朗     我们都知道中国意味着廉价但是,解读它与廉价劳动力之间的联系似乎仍然令人震惊国际工会刚刚出炉一份报告,描述了四家生产北京奥运纪念品的工厂的工作环境     这些工厂否认雇用童工、并强迫他们一周工作七天、而且时薪资只有十四便士的指控,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是不相干的我认为工会并非特别关注这四家工厂,它们并不比我曾参观过的其他工厂更糟它们想让我们关注它们成员的雇主把它们成员的就业岗位外包到哪里去了     我曾经参加一个组织,参观一家英国公司在深圳的、生产电视机顶盒的工厂它似乎运作良好,而且我们遇见的一位高级经理表示她的职位补贴就是住进三人一房的寝室,而不是车间员工居住的七人寝室     组织的一位妇女感到惊骇,她难以想象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要在宿舍里生活我同意(我也觉得有困难),但我知道她不能指望什么工人们可能回到郊区的、三床的、半成品住所,而且他们的薪资只够我们买些电子小玩意儿,在我们本地的餐厅,这点薪资还不够一顿饭的钱     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是坏消息,但我向你保证这是本质的真相我们近年来的繁荣有赖于这样一个事实:那里数千万的人们非常努力地为非常少的钱工作,让我们可以购买廉价的垃圾     这令通胀降低,利率下降,从而拉高了英国住房的平均价格,一天涨的价格比他们一个月赚的还要多这似乎太不公平了,不是吗     然而这将继续,而且必须继续,即使那些人们可以自己买得起廉价的玩意儿在某种程度上,它在运转;在另一个血汗工厂城镇,我发现了一个采访当地鞋厂工人的好地方,那就是手机店,如今工人尽管工资微薄,但可以买得起店里最便宜的手机     我没有不欢迎工会的意思它们可能自私,但我在这点上我赞同它们由于工厂有无数法子对付偶尔到访的检查人员,让他们不会注意到童工、工作时间和有毒的臭味,这是一个无止境的任务,但我们应该至少作出尝试     这把我带到戈登.布朗面前他带领我们参观那家机顶盒工厂,我猜想工厂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但我感到,他对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的印象不深,不像布莱尔     这位大臣那次访问的主题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主题的结尾是他给深圳的市委书记作了严厉的演讲,批评其产业模式的缺点     他会不会让他的话拥有实质性我不知道他要怎样做,但祝他好运我只是希望你们要准备好为你们的袜子多付钱,或者学会怎样补袜子(作者 Richard Spencer) 英文原文:http://www.telegraph.co.uk/opinion/main.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