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权力真空,谁来平息宗派仇恨

 作者:曹觳     |      日期:2019-05-01 07:08:00
贝鲁特——最近几天的形势让人莫名其妙地似曾相识,好像过去10年的恐怖景象正在重演:戴着面具的枪手夺回了伊拉克的费卢杰和拉马迪城,那里曾有许多美国士兵在和他们作战时丧生;汽车炸弹爆炸打破了贝鲁特市区的平静优雅;叙利亚愈演愈烈的内战将那里变成了死亡之地 除了所有这些熟悉的画面,过去两个星期席卷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的流血冲突暴露出了一种造成不稳定的新形势:在美国势力撤离后的中东,没有哪个调停者有足够力量或意愿,来遏制该地区的宗派仇恨 在这种真空之中,狂热的伊斯兰派举着基地组织(Al Qaeda)的旗号,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肆意发展,与此同时,两国内部的冲突助长着彼此声势,催生了更加顽固的激进势力而在这背后,很大程度上是两个石油大国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斗争两方声称自己分别代表着伊斯兰教的什叶派和逊尼派,两国统治者都自私地采取了加剧宗派对立的策略,使得任何妥协都像是异端邪说 “我认为我们正经历一个转折点,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转折之一,”黎巴嫩小说家和评论家、亲历该国15年内战的埃利亚斯·库里(Elias Khoury)说“这里没有了西方势力,我们现在处于两个地区大国沙特和伊朗的掌控中,两国都很狂热,只是方式不同我不知道它们如何才能达成和解,如何才能取得任何理智的解决方案” 最近几周剧烈的暴力事件有让伊拉克内战中最糟糕的形势重演的危险——美国的入侵引发了这场内战,随后又花费数十亿美元,牺牲数千名士兵的生命来试图挽回战争造成的恶果 美国很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从阿富汗撤军,随着这种形势逼近,很多人担心叛乱也将吞噬阿富汗,使美国另一次构建国家的努力化作泡影 奥巴马政府为其在该地区的干预行动进行了辩护,提到了政府为化解伊朗核危机和和巴勒斯坦争端做出的努力,但同时也承认美国发挥作用存在着限制“派兵去干预中东地区的每一场冲突,或者永久性地参与到中东无止境的战争中,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本杰明·J·罗兹(Benjamin J. Rhodes)周六通过电子邮件表示 自美军于2011年撤军后,基地组织附属团体的武装人员第一次重新夺取了伊拉克的领土过去几天,他们占领了安巴尔省两座最大城市的部分地区,该省政府艰难地维持着表面上的控制权基地组织武装人员抨击省政府是信奉什叶派的伊朗手中的傀儡 在黎巴嫩也已发生了两起造成人员死亡的汽车爆炸,其中一起造成一名与美国关系密切的高级政治人物丧生 而在叙利亚,暴力袭击变得更加频繁,炸弹被不加区分地投向集市和房屋,造成数以千计的平民死伤 而造成这一整片混乱局面的共同因素,在于忠于部族或宗派的原始冲动越来越明显外国势力将自己的政治意图强加给这个地区,而阿拉伯国家的独裁者也奉行着警察国家的策略,因而这里的不同群体从来没有机会化解长期以来不断酝酿的仇恨但是这些在和平时期很大程度上属于良性的分歧,自1979年伊朗革命爆发以来,其破坏性就一直在日益恶化近年来发生的事件又加快了这一趋势——外国入侵和阿拉伯世界最近的一波革命削弱了政府的力量,模糊了国家边界,而民众也开始转向形式更为古老的忠诚来寻求安全 阿拉伯领导人开始按照宗派和其着眼的利益划分阵营,更积极地填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离开后留下的权力真空上周,沙特政府承诺向黎巴嫩军方提供30亿美元(约合180亿元人民币),长期以来,伊朗一直通过为什叶派运动真主党提供资金和武器,在该国扮演着主导性的代理角色,沙特此举因而显得极为大胆 沙特是在著名政治人物穆罕默德·B·恰塔(Mohamad B. Chatah)被刺杀不久后做出上述承诺的和沙特政府关系密切的恰塔死于一起发生在市区的汽车爆炸案,人们普遍认为爆炸是叙利亚政府或其伊朗、黎巴嫩盟友所为,它们在内战中均属于同一阵营 伊朗和沙特均加大力度武装和招募人员参与到叙利亚内战之中,两国的高级官员将这描述为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斗争来自埃及、利比亚、突尼斯、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的逊尼派穆斯林加入了反叛武装,其中许多人都是和基地组织的分支共同战斗的而来自巴林、黎巴嫩、也门,甚至是非洲的什叶派都在和亲政府民兵组织共同战斗,他们担心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被打败,其他各地的什叶派教友也会陷入危险 尽管在过去三年,人们一直关注叙利亚,但伊拉克的缓慢瓦解也从一个角度直观地呈现了该地区的血腥宗派纷争2012年3月,现任奥巴马总统副国家安全顾问的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发表演讲,重述白宫对美国撤军后伊拉克形势的乐观看法 布林肯说,伊拉克“比近年历史上任何时候”的“暴力都要少,并且更民主、更繁荣” 但是,伊拉克总理努里·卡迈勒·马利基(Nuri Kamal al-Maliki)已经开始了一项打击逊尼派政治人物的激进运动,激怒了伊拉克少数派逊尼派这些引发宗派纷争的政策以及美国地面及空中军队的缺位,都给伊拉克的基地组织——一个本已成强弩之末的地区性逊尼派叛乱组织——提供了一个绝佳机会,以重建其在伊拉克和邻国叙利亚作为逊尼派斗士的声望接下来一年,伊拉克的暴力事件持续增长 伊拉克和叙利亚不断加剧的暴力还蔓延到了黎巴嫩,11月,基地组织在当地的分支实施了一场针对伊朗驻黎巴嫩大使馆的自杀式炸弹袭击,意在报复伊朗对阿萨德的支持 随后更多炸弹袭击接踵而至,其中包括周四在一个真主党据点发生的爆炸,此前一天官方宣布逮捕了一名出生在沙特的基地组织高级领导人 华盛顿的中东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副所长保罗·萨利姆(Paul Salem)说,“这些国家都在承受着失去主权所造成的后果而宗派问题,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沙特和伊朗之间的对抗这两个大国是会彼此妥协,还是将继续发动代理人战争” 对于在第一线战斗的武装人员来说,这问题问得太迟了来自亲政府民兵组织的什叶派士兵阿姆贾德·艾哈迈德(Amjad al-Ahmed)在叙利亚霍姆斯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在我们和逊尼派之间没有所谓的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