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毒物人生:存在于我们体内的污染 22图

 作者:支蓝刹     |      日期:2017-11-03 09:17:01
过去近几十年的健康统计表明,有相当一部分疾病的发病率正在不明原因地悄然上升一些专家怀疑这与出现在我们人类所吃的食物,饮用的水还有呼吸的空气中越来越多的人工合成化学物品不无关系 铅漆残留星星点点地分布在一个2岁克利夫兰女孩的腹腔内尽管已废除多年,但因误吞铅漆而造成损伤儿童的事件仍然屡见不鲜 虽然并没有证据能证明住在加州Richmond的三位女士患乳腺癌是由吸入了工厂排放的化学物质所导致的但是饱受痛苦的Marleen Quint怀疑,住在一家工厂附近确实是原因之一“我的母亲已经79高龄了,可身上的零件依然完整无缺”Quint, Wanna Wright(中间), 和Etta Lundy希望这附近的一家炼油厂能减少燃烧气体的排放量 上文作者David Ewing Duncan 正在家做早饭,将会和早餐一块儿下肚的还有 PBDEs(多溴联苯醚), phthalates(邻苯二甲酸盐), PCBs(多氯联苯), 和一部分PFAs(聚合氯化硫酸铁铝) 华夏地理讯 我正在为豚鼠实验做报道的工作因为一通瑞典化学家的电话而被打乱,他在电话里跟我谈起了化学阻燃剂阻燃剂是一种被添加进任何诸如床垫、地毯、电视机的塑料外壳、电路板以及移动电话之类的可燃产品之中的阻燃成分,只在美国,每年就能挽救数百人的生命但现在,这些化学成分却出现在了它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我的身体里 斯德哥尔摩大学的Ake Bergman 告诉我他已经拿到了关于我血液中一种名为多溴联苯醚(PBDEs)的阻燃剂化合物含量水平的分析报告实验表明,体内含有过量的PBDEs会影响鼠类的甲状腺机能,引起生殖和神经方面的疾病,阻碍神经系统的发育但是这种物质对于人类健康状况的影响目前还知之甚少 Bergman带着点瑞典腔的声音对我说:“我希望你不要紧张,虽然这种成分的含量确实相当高”据一项小范围的调查,在我血液当中存在一种特殊的有毒PBDE成分(主要用于美国产商品),其浓度是一般美国居民的10倍,瑞典居民的200倍另一种PBDE的变体化合物(同样毒害动物)含量也不容乐观Bergman说,即使我是工厂里生产那些产品的工人,情况亦不过如此 事实上,我是一名参与了化学元素自我发现之旅的撰稿人去年秋天我检测了320项一切有可能来源于日常生活中(食物、饮料、呼吸的空气还有直接与皮肤接触的产品)的化学物质在自身体内的含量这其中有铅、汞、二噁英等污染物质;新型杀虫剂和塑料成分;一些潜藏在现代化生活下的隐形杀手:构成香波芳香成分、不粘锅涂料、防水面料以及各种防火材料的神奇化合物;甚至还包括了很可能是几十年前就吸收了的陈年烂芝麻比如DDT(杀虫剂)、多氯联苯(PCBs)等 (本文来源:华夏地理 作者:David Ewing Duncan 翻译:cathelindan) 3岁的Ruby Alcorn在婴儿时期从母亲的乳汁里获得了阻燃剂化学品,而现在他则是通过呼吸来吸收自织物、家具、和其它家居用品挥发出的相同成分 在塑料制品中添加了一类名为邻苯二甲酸盐的化合物来增强其柔韧性,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些用于食品保鲜的薄膜类产品实验表明,即使是相对较低的剂量,这种化学物质也能引起实验动物的发育障碍 想来一次甲醛冲击你只要在夏天喷上古龙水就行了“霎那间,在你的头部周围就会发生化学变化”德克萨斯大学环境工程师 Richard Corsi说为了检测“近头部环境”,Corsi采用了一些类似市面上的产品来做实验,他把头伸进盒子里,以此来测量化学元素的含量其实即使是天然香料,也会和空气中的臭氧发生反应从而生成有毒物质 国家地理为我支付了这一系列检测所需费用,大致需要15000美金,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太过昂贵不仅如此,只有极少数实验室有能力检测以上所有化学物品我参与这一检测的目的是为了了解一个普通美国人一生将会与多少化学元素打交道,而这些元素又是从何而来的我也一直在试图寻找一种思考体现在循环于我们体内的化学物质“积存量”上的复杂平衡背后风险、益处和不确定性的途径 现在,我从中获得了比预计中更大的收获 Bergman打算对我的阻燃剂成分来源追根究底他问我最近有没有购买过家具或是小地毯之类的东西,我说没有你花很多时间在家用电脑上吗也没有,我用的是一台钛合金的笔记本你是不是住在生产阻燃剂的工厂附近那就更不可能了,距我住处最近的一家阻燃剂工厂也远在一千英里(1600公里)以外突然,我冒出了个想法 “乘飞机算不算”我问道 “算,”他说,“你经常坐飞机吗” “去年我飞了大约20万英里(30万公里)”事实上,在跟Bergman通电话时,我正坐在机场候机,准备从家乡旧金山飞到伦敦去 “有意思,”Bergman他告诉我,他长期以来对暴露在机舱内的PBDE很好奇,为了达到由美国联邦航空局和它的海外同行制定的安全标准,飞机内部所用塑料和织物结构都充满了阻燃剂成分“我一直在期待获准为飞行员和空乘人员进行PBDEs含量的检测”Bergman在我听到广播里通知我的航班开始登机时说但是目前与飞机有关的想法也仅是一种假设那么这种在几星期前对我来说还毫无概念的化学物质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对此我应该担心吗 对于从空气中、水里、我通常早晨用来炒鸡蛋的不粘平底锅里、清香香波里还有那具有光滑曲线的手机上吸收的其它化学物质我也有着同样的问题要问我很健康,至少现在据我所知还无任何与接触化学元素有关的症状发生在一种名叫橙色落叶剂(Agent Orange)的化学毒素里含有多种大剂量的如汞、PCBs、二噁英等毒物,这些臭名昭著的污染物聚在一起会产生可怕的效应但多数毒物学家——包括一些从事非化工专业的毒物学家——坚持认为在人体内含有微量的化学物质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在毒物学中,剂量决定一切,”来自堪萨斯大学医学中心的毒物学家Karl Rozman说,“而这些剂量通常都小得不具危险性”ppb即十亿分之一,是测量大多数化学元素在人体内含量的标准单位,其概念就好像是在一个奥运标准游泳池里加了半勺红色染料再加上如果我们不是反复暴露在化学物质的环境下,那么多数令人恐惧的东西比如汞,在几天或是几周内就会挥发得一干二净 David Ewing Duncan的体内究竟有些什么呢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他经历了一系列血检和尿检,来追踪在他一生的时光里所吸收的工业化学品、危险金属元素、还有各种污染物在28项检测中,Duncan体内含有16种不同的杀虫剂成分,这使得他能在中西部的玉米田里毫无顾忌的前行你也别指望Duncan身上会着火,因为他体内BDE-47(一种普遍的阻燃剂,现已逐步停用)的含量丰富这些结果是否意味着Duncan正处于反常的化学年龄呢几乎不是事实上,他的化学品含量状况可能并无任何不正常,很多数值都没有超过疾病防控中心关于美国人含量的平均水平那么,你的结果又会如何呢 一些家用清洁产品往往会让像Betty Kreeger 这样的主妇产生气喘、恶心、慌乱等反应她也和其他对多种化学元素敏感的人一样,对芳香成分能避则避,不能就带上空气过滤面罩 Christine Larson 六岁时,血液里的铅含量已经超过政府规定安全标准的两倍多即使水平比安全值低也会降低智商,阻碍生长发育,引起行为障碍Christine Larson 的父母最近在克利夫兰地区买的一所老房子就曾使用含铅铅漆作为涂料,政府已于1978年将其定为非法住宅用涂料铅的来源现在已经没有了,她母亲说,而且 Christine也非常聪明 尽管如此,但过去近几十年的健康统计表明,有相当一部分疾病的发病率正在不明原因地悄然上升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到90年代后期,孤独症的发病率提高了十倍;从70年代早期到90年代中期,一型白血病的发病率上升了62%,男性新生儿缺陷翻了一番,儿童脑癌的患病率也提高了40%一些专家怀疑这与出现在我们人类所吃的食物,饮用的水还有呼吸的空气中越来越多的人工合成化学物品不无关系虽然这一说法缺乏确凿证据但是原本无害的化学物质不断被证实并非无害的事实让人们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一观点 最典型的例证非铅莫属美国公共卫生部部长1971年宣称血液中的铅含量低于40微克每分升(1分升=0.1升)即为安全水平但现在我们知道任何能够被检测出的铅都能对儿童神经系统造成损害并降低其智商发育无论是DDT还是PCBs,化工业总是先制造一种化合物再发现它所带来的危害常规使得现行制定的安全标准总是不断地被推翻来自纽约蒙特西奈医院的儿科医师兼环境与健康专家Leo Trasande将这种怪现象称之为“在美国儿童身上实施的不受控制的试验” 美国环保局(EPA)平均每年都要审核大约1700种准备问世的新型工业化合物1976年颁布的有毒物质控制法案规定,凡有证据证明有潜在危害作用的化合物在获得批准之前必须接受该物质致病效应的各项测试然而这一规定对目前的新型化合物来说形同虚设,环保局对已批准的高达90%的新型化合物都未设任河限制只有大约25000种现在美国广泛应用的化学物质曾接受过毒物学测试 在爱荷华州Maharishi Vedic市的一个SPA馆里,技术人员正在不停地往John Moore身上喷涂精油John Moore 希望经由印度传统阿育吠陀医学的净化过程来帮助他尽快去除常年堆积在脂肪组织里的PCBs成分 加州Marin县,商场里的年轻女孩们正在为安全化妆品远动作宣传,既要扮靓,又要远离那些可致癌和导致出生缺陷的化学毒素 越南胡志明市,穿行于大街小巷的摩托车多如牛毛,而自行车明显已处于劣势空气中到处充斥着刺鼻的尾气,这些尾气里富含一种叫做多环芳香烃的化学成分,如果它燃烧不充分,能导致实验室里的动物患上癌症 一个提倡环保的组织,环境工作组在帮助有毒化学物质“体内积存量”概念的推广研究中发现,在志愿者的身体里皆觅得了数百种化学物品的踪迹但直到最近都还没有人对大多数美国人接触化学物质的平均水平进行过测量当然,对此也没有硬性规定,测试的费用昂贵不说,以目前的技术也找不到能测出极微量元素含量的敏感仪器 去年,一份研究报告表明,在数千人的血检和尿检中发现了从DDT和其它杀虫剂残留到各种金属元素,PCBs以及塑料成分等148种化学物品这一结果引起了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进一步关注该研究报告对上述化学物品在人体健康造成的影响方面并未多提,也不曾说明这些物质可能的来源“可喜的是,我们终于有了可靠的数据来说明化学成分暴露的程度”这份报告的主要作者James Pirkle说,“它给了我们一个开端” 一个十月的早晨,我在纽约蒙特西奈医院开始了化学元素自检之旅,在 Leo Trasande的监督下抽取了血样和尿样 Trasande是儿童汞及其它脑部毒素接触方面的专家,他也是这个项目里众多专家指导中的一员西奈医院的静脉切开医师需要在我身上抽取14小瓶的血样 ——可抽到第12瓶的时候我开始感到晕眩,冒冷汗在抽第13瓶时, Trasande拿来了嗅盐(它让我的鼻孔像着了火一样),强迫我保持清醒并完成了整个过程 来自于我身体里的样本在纽约被装船运送到加拿大温哥华岛上的Axys分析机构,它是少数在微量化学元素检测上拥有先进设备的实验室之一,能够为研究人员和政府部门提供包括从老鹰蛋到人体组织在内所有东西的检测几星期之后,我也来到了加拿大,想看看Axys到底是如何分离出藏于我体内各种含量微小的化合物的 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将目标物质从血样和尿样中所含几千种自然或非自然存在的化合物中逐步分离的复杂过程抽样会被送入一间内含质谱仪的高科技无尘室进行分析质谱仪是一种表面光滑,形状类似冰柜的检测装置,它将样品中的不同成分通过一个真空装置送入一条长管道,途中,磁场让分子发生偏转,质量越轻的分子偏转程度就越大每种分子的实际偏转量反映了该物质分子的尺寸和种类 几周后,Axys将结果寄给了我——以十亿分之一甚至是万亿分之一为单位的坐标上满是数据——至此,我开始尽我所能地去回忆这些毒物可能的出处 其中一些还要追溯到我还在母体里的时候,母亲通过脐带和胎盘将她自身携带的化学物品传送了一部分给我而更多的则来自于出生后我每天必喝的母乳之中 我在距堪萨斯城几英里之外的堪萨斯东北部长大,断奶之后,开始收集属于自己的化学物质童年时期,我在堪萨斯河旁的一个垃圾场度过了无数个闷热潮湿的夏日这个垃圾场位于一处地势颇高的石灰岩陡岸上,其下棕色的河水奔流不息,河水两岸遍布棉白杨树还有铁轨只有顽皮的那孩子们才会喜欢这满是旧瓶子、坏了的机器、方向盘还有其它一些废弃物的地方[next] 为了提升出口雪茄的质量,在尼加拉瓜的一个种植烟叶农场里,工人们不得不来回穿梭于由杀虫剂带来的烟雾缭绕中 农药喷洒工Medardo Bellorini 在因病耽搁几天后又重返岗位(图片中他正在冲洗掉身上的农药残留)农药已被证实能导致癌症和内分泌以及神经系统的紊乱 一处位于墨西哥San Luis Potos? 乡间的砖窑厂,滚滚浓烟不断地从窑内冒出扑向正在工作的砖厂工人,他们每一天的工作中都是在积累看不见的威胁浓烟里最主要的成分就是因加热炉体使用的木材和油料不完全燃烧而产生的多环芳香烃(PAHs)科学家已经在附近的儿童中发现了很可能是由暴露在毒素下所导致的DNA损坏现象 时值60年代后期,我和伙伴们都不会想到这个垃圾场有一天会成为环保局全国有害场所首要工作清单中有毒废弃物堆场污染治理基金的试点年复一年,公司和个人已经向这个Johnson县的一角倾倒了数千磅含有有毒化学元素的实体污染物“这儿最初是被当作一个垃圾填埋地使用,而当时对垃圾填埋场所应该如何管理也没有制定任何规章制度,”来自美国联邦毒物与疾病登记署的地区代表Denise Jordan-Izaguirre说,“倒在那儿的垃圾当中既有废弃的金属下脚料,也有重金属而这样一个地方却无遮无拦,孩子们可以随意进出那儿” 孩子们喜欢我 现在,这个垃圾场叫做 the Doepke-Holliday Site,而里面的垃圾也都被打包密封并且处在严密地监控之下巧的是,它的上游半英里处就是供应我家还有全县其它45000个家庭饮用水的一个取水泵所在环保局Doepke补救工程项目主管Shelley Brodie说:“我们收集到的水体里含有各种污染物质”在60年代,县里也曾对从河里抽上来的水进行过处理,但这并没有针对所有污染物而饮用水的来源也不仅只有河水,还有来自从Doepke地下蓄水层挖出的21口井里的井水 当我还是个男孩时,我居住的堪萨斯一角脏乱不堪,垃圾场也不是唯一的有毒物质来源那些制造汽车、肥皂、化肥还有其它农用化学制剂的工厂就分布在堪萨斯河两岸几英里处,除此以外,发电厂的烟囱也总是突突地向外冒着浓烟每当我们开车进城经过这些工厂,伴随着恶臭扑面而来的浓烟甚至能将汽车吞没化肥厂的烟囱里火焰四起,那是正在燃烧暗黄色钠的结果,而动物的排泄物也被直接倒入河流之中在距此不远的农场,卡车和飞机正在向地面大量喷洒DDT和其它种类的杀虫剂,阵阵烟雾使得我们这些孩子每每骑行于此都要屏住呼吸地快速穿过,还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 在上世纪70年代颁布的《洁净空气法》和《洁净水法》的带动下,美国开始进行环境治理,如今这儿的天空不再灰暗,河水不再脏污,同时也证明政府对于环境的治理取得了成功而我的检测结果就好像是这40年来化学物品所经历的一本日志在我血液当中所含的许多化学成分早已被禁止或是限制使用,这里面包括了DDT(在体内以其降解产物DDE的形式存在),专杀白蚁的氯丹和七氯化合物等其它杀虫剂来自堪萨斯大学医学中心的Rozman告诉我说,正是这几十年的接触史才导致了我体内含有相当数量的化学成分童年时期在垃圾场玩耍,喝着不干净的河水还有呼吸着污染严重的空气都能解释我血液当中一部分铅和汞的来源 在我体内发现的另一种浓度颇高的物质——PCBs,是我在大学时代里吸收的PCBs曾被广泛运用在电子绝缘体,变压器的热交换液以及其它产品中只要是有垃圾场或是老工厂的地方,PCBs就能潜藏在其地表下的泥土里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直到 70年代的几十年间,通用电气公司(GE)在 Hudson Falls和Fort Edward这两个镇上开设的工厂一直将PCBs直接排放入纽约的赫德森河,造成了大规模的泄漏而距此大约140英里(225公里),就是下游城市 Poughkeepsie,我则在这座城市的Vassar学院上大学直到70年代末 美国阿拉巴马州的Anniston市几十年来一直处在被PCB相关产物污染的状态,近几年,这儿的居民又将面对新的安全威胁:政府正在进行一项销毁弹药库里废弃的化学武器的计划Sha-Nekia Pittman和她的女儿Tikyia Jackson戴着由政府提供的防毒面具以抵御泄漏的毒气 这间用不锈钢搭建的小房间可不是留给未来主管的办公室它是亚特兰大乔治亚科研协会专为测量室内空气污染而准备的实验室室内空气污染往往来自于看起来最无害的东西,毒性物质可能会从这间房间里经过抛光压紧工序的木制家具、地毯、电器设备还有衣物中散发出来污染周围环境 乔治亚州Tucker市的David Jumper正在他的店里给一个客户的家具喷漆在这行干了快35年,他被诊断出患上了甲状腺癌症他怀疑是这些天天和他打交道的涂料——跟那些DIY油漆成分相同——让他得了癌症“这些年我都在与化学物品为伍,看来罪魁祸首就是它们,”他说,“可我虽然怀疑,但终究没办法证明是不是真是如此” PCBs通常以油性液态或是固态的形式存在,并能在周围环境中保存几十年如果被动物吸收,则会损害它们的肝脏功能,升高血脂,引发癌症有大约209种不同形式的PCBs在化学成分上因与二噁英类似从而会对实验动物产生其它损害:破坏生殖系统和神经系统,同时引起发育障碍直到1976年,PCBs的毒性才被证实,从此美国政府下令禁止使用,而GE也从此告别了PCBs但在此之前,GE已经通过合法途径将大量的PCBs排入了赫德森河,这使得下游包括Poughkeepsie在内的八个需要从赫德森河里汲取饮用水的城市饱受污染之苦 1984年,赫德森河流域从 Hudson Falls一直到纽约市长达200英里(300公里)的河段被纳入有毒废物污染清除基金试点,旨在去除寄存在河里的PCBs残留在环保局的监督下,GE 到目前为止已经投入了3亿美金用于河水的清理工程,通过清理河床底部淤泥来清除沾染于此的PCBs同时,采取措施防止PCBs继续从工厂里渗漏进河里 生活在赫德森河流域的鸟类和其他野生动物被认为是该污染物的最大受害者,但对于人类所遭受的损害却并不明确由赫德森河委员会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在此期间,该地区需要住院进行治疗的呼吸系统疾病增加了两成,但同时,因患癌症而死亡的人数却并没有增加尽管如此,多数当地居民对此还是有所畏惧 Dennis Prevost是一名退伍军官兼公共卫生事业的积极倡导者,他声称正是PCBs让他的兄弟在46岁患上了脑癌而亡,还有他的一个邻居20几岁也死于脑癌他说:“我在Fort Edward镇的工厂旁长大,PCBs从地下停车场渗透至当时还作为饮用水来源的蓄水层”直到1984年,市政府提供的自来水才代替了原来的井水 原州卫生部门的科学家,来自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的Ed Fitzgerald正在对被PCBs污染区域人群做最全面的健康影响调查他说他已经向Prevost还有其它居民说明井水可能带来的危险相对较小,因为PCBs通常都会沉淀在蓄水层的底部比较而言,食用河里被污染的鱼类倒很可能是一条接触它的途径 虽然我在大学期间并不常吃从赫德森河里钓上来的鱼,但宿舍里的饮用水却是直接取自从上游流下来被污染了的河水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我的体内含有与一般美国人数量相当的PCB或许不能用当地一位环保局官员Leo Rosales的话说:“到处都找得到PCBs,谁知道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回到旧金山的家里,我又开始和新一代的工业化合物打交道,好像阻燃剂什么的,这些东西目前仍在使用,年复一年在周围环境还有我的体内与日俱增即使是运动完接一杯自来水喝这个动作也会让我碰上一种叫做双酚A的化合物,它能增加塑料制品的坚硬程度,比如用于装水的塑料瓶或是护目镜双酚A能引发动物的生殖系统异常值得庆幸的是,在我体内双酚A的含量小得几乎检测不出这也是在我的毒物旅程里为数不多令我感到安慰的时刻 还有我那散发着轻微薰衣草香的洗发水是不是含有邻苯二甲酸盐类物质呢邻苯二甲酸盐有着广泛的用途,它可以作为芳香剂,个人护理用品的软化剂,增加聚氯乙烯,乙烯基化合物,甚至是医用静脉滴注胶管弹性的增塑剂大部分汽车的挡泥板里有它,连一些食品的包装材料里也有它热量和表面磨损都能释放邻苯二甲酸盐分子,人类再通过吞食或是与皮肤接触吸收这些分子因为它们在体内经过数分钟或是数小时就会挥发掉,所以大部分人在一天之内邻苯二甲酸盐的浓度值总是起起伏伏,极不稳定 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精神分析学院的心理学家Lesley Deprey(左)正在对3岁的Kristiana Aguilar做认知能力方面的测试,旁边是她的父母Kristiana Aguilar患有自闭症,她同时也是一项旨在找出引起这种精神错乱原因的研究对象尽管近些年自闭症患者的数量陡然增长,但对于病因仍然知之甚少研究人员虽然在确切的增长数量上争论不休,但也有一些怀疑存在于环境当中不明种类的毒素可能是导致发病率猛增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给2岁的纽约女孩 Jordan Smith测量头部尺寸只是一项有关儿童在母体内暴露在家用杀虫剂环境下的发育状况研究的一部分,其中一些孩子有神经组织损伤虽然当时研究人员认为 Jordan的发育状况还算正常,但在几个月后,她就被确诊为泛自闭症障碍症候群 来自爱荷华州Fairfield市,Maharishi管理大学生物与农业系的助理教授 Steve McLaskey正准备将学校自身绿色大棚里种植的瑞士甜菜送往该大学的自助餐厅大学里的生活就包括两件事:深入思考和吃有机绿色蔬菜“我们吃到的食物大概是全国最新鲜的,”一名该大学雇员说,“今天丰收,明天就能享用” 和双酚A一样,邻苯二甲酸盐也破坏老鼠的生殖发育系统最近,由美国国家毒理学计划召集的一个专家小组推断,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能够证明邻苯二甲酸盐对人体具有危害性,但风险正在逐步增加,尤其是对新生婴儿的潜在影响作用来自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邻苯二甲酸盐专家Antonia Calafat说:“我们还没有掌握有关人类的足够数据来了解目前的水平是否在安全范围之内”在邻苯二甲酸盐的七项检测中,我的指数有五项超标其中一种名为邻苯二甲酸一甲酯的化合物含量是34.8ppb(part per billion),在美国人当中,这个数值可以排进100人里的前5名了Leo Trasande推测,我的有些邻苯二甲酸盐浓度偏高是因为我是在早晨刚淋过浴又洗了头发的情况下就取了尿样的缘故 我的家庭元素接触清单里还包括了全氟酸化合物——这是一种结构牢固,具有化学抗性的化合物成分一般用作不粘锅和抗污迹的涂层材料由3M公司生产的思高洁防护剂产品中就曾经添加了一些特殊的全氟酸化合物,直到他们发现这些全氟酸化合物会流入周围环境中造成污染才停止了使用全氟酸化合物会伤害动物的肝脏,影响甲状腺激素的分泌,引起先天缺陷甚至是癌症的发生,但其毒性对人类的危害目前还不甚明了 在我的检查结果里还留下了长期污染源所造成的影响:我的血液当中含有微量到几乎无害的二噁英成分,都是来自造纸厂、某些化工厂、还有焚化炉在自然环境当中,二噁英则是通过水分及土壤进入食物链它们储藏在动物的脂肪里,再经由肉类和奶制品被人类吸收 接下来是汞即水银,这是一种能对记忆,学习中枢以及行为造成永久损害的神经毒素燃煤发电厂是汞的主要来源,它们通过工厂的烟囱飘向空中,随风四散,最终以雨水的形式被冲入河流湖泊,流进海洋在海里,细菌将汞分解为甲基汞,被浮游生物吞食后再次进入食物链,而小鱼又会吃掉那些浮游生物当然,像金枪鱼和箭鱼这样的大型鱼类作为海洋中凶猛的猎杀者处在食物链的顶端,体内自然积累了高浓度的甲基汞,可它们又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海洋食品爱好者的盘中餐 对于生活在北加利福尼亚的人们来说,汞无疑是150年前那场淘金热的遗留物,矿工们在内华达州Sierra的金矿里使用水银或是液态汞将金子从一大堆其它矿石中分离出来几十年的累积令所有处在废弃矿区附近的河流和地下水都充满了汞的沉积物,并不断顺着它们流入旧金山湾 我平时不大吃鱼,所以血液里的汞含量还算正常但我非常想知道如果我饱餐一顿鱼之后情况会如何于是一天下午,我去了旧金山湾区轮渡大厦里的一个鱼市场买回了一些大比目鱼和箭鱼这两种鱼都是刚从金门附近海域捕捞上来的,因此它们很可能携带了从旧矿区流入的汞成分当晚,我就着罗勒(一种调味料)和一小碟酱油吃了买来的大比目鱼;第二天的早饭则是箭鱼配煎蛋(煎蛋是在不沾平底锅里做的) 24小时后我接受了另一次血检结果表明我的汞含量增加了一倍多,从原来的每升血液含汞5微克提高到了一个超标数值每升12微克Leo Trasande警告我说,成年人如果每升血液里汞含量为70或80微克即处于危险状态而比这低得多的含量就能影响儿童发育“血液中含汞5.8微克,即能使儿童的智商水平降低”他建议我最好不要再尝试这种暴饮暴食的试验 在实验结果中最令我苦恼的阻燃剂成分可不像汞那样容易躲开自从30年前问世以来,它已经渗透进了我们所有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 年幼的小女孩躺在胡志明市一处为残障儿童服务的机构里,无助、绝望她是众多橙色脱叶剂受害者之一,美国曾在越战中大量喷洒这种化学毒素医生诊断她患有先天性隐眼症,这是一种由遗传紊乱所导致的包括眼睑粘合以及手指足趾粘连在内的先天性畸形疾病虽然这种病还不能确实和二噁英扯上关系,但越南人对这一点却深信不疑 科学家发现阻燃剂化合物的足迹遍布全球,英格兰的鸬鹚,太平洋里的虎鲸,甚至是身处北极的北极熊也不能幸免瑞典化学家Bergman和他的同事们首先注意到了这种物质对人类健康的潜在威胁,并于1998年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指出,在人类的母乳当中,PBDEs的含量正在呈现危险地增长趋势,从1972年的零含量到1997年的平均含量4ppb 这种化合物会从塑料制品和织物中泄漏出来,或是以气体的形式连同灰尘一同被人吸入体内;终日在地板上爬行的婴儿体内PBDEs的含量尤其高Bergman告诉我,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一个家庭接受了由奥克兰导报提供的测试,其结果表明这家的两个小孩血液中PBDEs的含量甚至比我还高他和他的同事们总结了实验数据,发现其中5岁的女孩体内六种不同的PBDEs总量为390ppb,而18个月大的小男孩则高达650ppb 2001年,瑞典的研究人员给老鼠喂食了一种类似家具中使用的PBDE混合物,结果发现老鼠的学习、记忆和行为能力明显降低去年,柏林Charité 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称,一只体内PBDE含量与我相当的怀孕母鼠产下了几只具有先天性生殖缺陷的雄性幼鼠 环保局专家Linda Birnbaum表示,要想探知PBDE对人体所产生的影响,研究人员就必须对更多暴露在高浓度PBDE环境里的人数加以确认Bergman告诉我,如果我是一名怀孕的妇女,那就很值得担心了他猜测“任何高于100ppb的含量值对新生儿来说都是危险的”但谁也不能肯定 我们已经离安全界限越来越近了在回顾了众多的研究结果之后,来自印第安那大学的 Ronald Hites发现,无论在动物或是人类体内,PBDE都在呈几何型增长,平均每3到5年就能翻一番目前,疾病防御与控制中心正在加快推进针对全美范围内 PBDE含量水平的调查研究工作,今年年底即会有结果进行这项研究的Pirkle告诉我,等结果一出来,现在你那看起来极高的数值可能就不再超出一般水平了“到时我们会让你知道的”他说 试想,为什么还要让这些化学物质继续存在下去为什么不立刻禁止对它们的使用呢2004 年,欧洲下令禁用五溴联苯醚和八溴联苯醚,因为在动物实验中,这两种化合物被证明具有的毒性最强加利福尼亚州也在2008年禁止使用,而印第安纳州的Chemtura公司是全美唯一生产五溴和八溴苯醚的公司,也在2004年同意逐步停止对它们的生产目前,还没有任何计划禁用更为普遍的十溴二苯醚据称,这种物质在自然环境和人体内都能更快地降解,尽管降解出的化合物中仍然包括了五溴联苯醚和八溴联苯醚 而且对可疑化学物质加以禁止是不是总是最佳选择我们还不是很清楚何况容易冒火的床和机舱座椅也并不是大家想要的英国萨利大学最近分析了在产品里加入阻燃剂成分的利与弊其报告得出结论:一些阻燃剂在降低火灾发生率方面所带来的好处要大于它们对人类健康所产生的影响 当然污染物除外,毕竟,每种工业化学成分都有它特定的作用即使是引发了现代环保运动的 DDT,也曾经辉煌过,它因杀灭了携带黄热病毒还有其它瘟疫病毒的蚊子而一度被称为神奇的物质在因毒害野生动物而被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禁用之前,DDT 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尽管在Rachel Carson1962年的经典著作《沉默的春天》里它极尽邪恶丹佛一名医学毒物学家Scott Phillips说:“化学药品并非一无是处,在我们看到了癌症发病率增加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人类的寿命是原来的两倍” 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同时也是参议员健康委员会主席兼《一部法案监测化学物品暴露》的作者 Deborah Ortiz表示,平衡利弊的关键是对这些物质进行进一步了解,以使对突如其来的灾害不至于毫无准备“我们从这些化学物品中受益,但这是有代价的,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比现在更加了解代价究竟有多大”美国工业化学理事会的 Sarah Brozena 认为目前的防护措施已经非常完善,然而她也承认:“这并不意味着过去我们的处理方式就是正确的” 欧盟已于去年通过了REACH(关于化学品的注册、评估、授权与限制)法案该法案要求公司必须出具即将投放市场或是使用的化学物品的安全证明,或能证明其受益程度要大于风险程度而法案的出台,尽管无论是化工业还是美国政府都反对,也能促使公司寻找更为安全的阻燃剂、杀虫剂、各种溶剂和其它化学品的替代品,从而引发一次绿色化学运动实际上,大西洋两岸的一些实验室已经对可替代品开始着手找寻 与我的化学元素之旅同样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农药、塑料制品、溶剂还有一种火箭燃料成分高氯酸盐等所含数千种化合物的残留正在污染整个国家许多地区的地下水系统在我体内测出的各种化学品单独存在时,对人体或许没有什么损害,可一旦它们混合起来,就可能会破坏人体的细胞组织农药、PCBs、邻苯二甲酸盐还有别的一些东西混在一起,“效果有可能加成,也有可能产生对抗性,或者什么也不会发生,谁知道呢”疾病防控中心的James Pirkle说 一拿到检测结果,我就把它给了我的内科医生,他坦诚除了铅和汞,对其它的化学成分也知之甚少但他向我保证,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我还算健康他说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因此,我还可以继续飞行,用 Teflon不粘锅煎蛋,用我的薰衣草香波洗发但在很多方面,对于化学品让生活更美好这一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