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鹬蚌相争,镛记当灾--星岛日报12月17日

 作者:桑蕊泐     |      日期:2018-02-01 02:06:22
见证了本港差不多四分三个世纪盛衰的中环镛记酒家,由于兄弟不和对簿公堂,终于难逃被法庭颁令清盘的命运无论最后在钱财上谁胜谁负,一家人已经输了亲情、面子和声誉   本港法庭审理过不少家族不和争权夺利的案件,大至亿万豪门,小至卖食品的街坊老店,都有兄弟姊妹反目的场面;有的是家族掌舵人生前没有立好遗嘱,把资产分配妥当,有的就算立好遗嘱,也有可能受到后人质疑,是否在神智清醒的情况下订立,即使订立遗嘱成立遗产管理基金,由专业人士打理,仍然会有后人不满而兴讼此中大部分涉及利益分配,再夹杂纠缠不清的家族恩怨   当中的家族情仇,由于"剧情丰富",在审判过程中与讼各方外扬"家丑",往往成为大众追看和街谈巷议的内容,大家把活生生的人物套入惯看的连续剧情节这对已故和在生的亲人,以至对与讼人本身名声的伤害,未必是最后金钱得益所能够弥补   镛记创办人甘穗煇与妻麦少珍育有三子一女,食肆业务主要交由最大两个儿子打理,长子甘健成主要掌厨,次子甘琨礼主要掌店面,因此遗产分配方面两子均得三成半股权,希望家族基业能够获子孙合作无间永续   可惜,尽管甘老先生分好身家,两兄弟由于经营理念不同,二弟一方取得其他两弟妹的股权,成为拥有公司五成半股权的大股东,兄长感到处处受排挤,意兴阑珊,愿意向二弟出售股权,为股价打起官司,到兄长身故,兄长的两个儿子分别在天后和湾仔另起炉灶,双方就股权价钱到打完今次官司都谈不拢,结果要交由法庭委任临时清盘管理人日后"主持公道"   事态发展到最坏的地步,是清盘人把镛记拆骨出售,来体现其股权价值,再根据拆售收入扣除手续费等开支后,按照股权比例分钱给甘老太和两兄弟,让镛记走进历史另一个可能是由白武士整体收购镛记,或者由家族中人高价购回全部股权,好处是镛记招牌得以延续,可是在兄弟子孙拆伙后,日后的镛记再不会是以前的镛记了   镛记在上世纪曾经被列为全球十五大食府,本世纪又获米芝莲评为星级食肆,可是,兄弟不和白热化到闹上法庭后,已遭米芝莲除名,反映食肆质素不若以往,商誉有可能贬值,成为所有股东的损失   肯定成为案中赢家的,不是甘家中人,而是打官司的双方律师,以及日后担任清盘管理人的会计师行,多了生意多了收入为了利益,为了权利,甚至可能只为意气,进行鹬蚌相争,结果是渔人得利只有克服管理矛盾,团结互助,才能够好好保存先祖遗留下来的基业,兼且发扬光大一家食肆如此,社会又何尝不是一样(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